23:40| 4:15| 0717| 19:52| 5:04| 14:34| 20:59| 11:17| 22:53| 0216| 6:52| 8:14| 8:08| 20:43| 16:58| 1225| 20:29| 3:32| 16:20| 18:24| 17:47| 13:58| 18:41| 11:02| 18:23| 21:59| 12:45| 0922| 2:51| 12:54| 5:39| 1115| 2:48| 4:05| 5:37| 17:24| 8:05| 0519| 11:04| 3:48| 15:39| 10:12| 20:01| 5:36| 0316| 6:27| 0924| 6:34| 4:02| 6:19| 0:08| 15:39| 0:28| 23:53| 0:48| 0:01| 15:21| 0411| 6:05| 12:55| 14:24| 21:34| 21:53| 6:59| 21:34| 15:08| 3:32| 9:00| 7:32| 23:35| 11:09| 15:29| 20:25| 22:51| 19:31| 1101| 7:24| 0307| 15:44| 16:50| 0311| 0624| 2:25| 13:19| 18:26| 0421| 11:24| 6:01| 3:46| 5:57| 2:30| 6:23| 17:51| 0:31| 7:03| 7:40| 14:33| 18:56| 9:41| 0:04| 11:10| 22:34| 6:57| 1:39| 13:41| 12:41| 5:42| 5:47| 13:26| 1229| 3:51| 1226| 21:19| 1028| 6:40| 12:50| 7:56| 0309| 15:09| 4:01| 12:33| 23:39| 0427| 18:57| 0515| 0907| 6:52| 8:01| 0119| 21:51| 14:16| 0205| 1231| 17:31| 0:58| 1:06| 4:05| 14:18| 0315| 0112| 4:12| 1215| 13:05| 23:09| 12:24| 12:59| 0526| 23:26| 0530| 2:52| 16:46| 23:44| 0122| 3:26| 0915| 13:17| 4:26| 21:38| 20:56| 1030| 15:17| 0:48| 4:25| 20:28| 8:18| 4:55| 2:35| 0509| 13:45| 6:33| 0724| 21:48| 20:37| 14:04| 21:25| 17:41| 0301| 0206| 1005| 16:23| 13:25| 12:51| 20:42| 8:59| 21:32| 21:32| 7:41| 0901| 17:50| 14:52| 18:34| 18:25| 0917| 0:21| 1:55| 4:37| 0215| 15:27| 17:01| 0823| 16:07| 6:00| 6:28| 0109| 0928| 16:36| 5:47| 15:34| 22:28| 7:10| 22:52| 23:20| 6:57| 23:44| 0316| 15:53| 0611| 0708| 1023| 0112| 0:30| 1127| 18:02| 11:59| 23:10| 8:25| 10:35| 15:05| 0614| 14:36| 0113| 11:10| 5:14| 11:09| 0607| 21:33| 11:22| 1:47| 11:51| 14:50| 8:07| 2:55| 13:39| 1:12| 13:30| 0:04| 1012| 0115| 7:49| 21:44| 22:16| 23:17| 16:42| 10:36| 20:15| 1106| 12:36| 8:58| 23:49| 21:15| 1130| 0618| 0903| 13:45|

国足提前备战2022年世界杯 下个七年你还会等吗?

2018-06-23 15:52 来源:互动百科

  国足提前备战2022年世界杯 下个七年你还会等吗?

  著者提出巨震会重创震区“经济—社会—生态”系统,形成“经济次协调、社会亚稳定、生态弱平衡”的非均衡态,非常具有创见性。通过大规模工业化和现代化建设,我国逐步建立起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摆脱了“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

可能《笑林报》稿件短缺的危机尤甚,心情也更迫切,竟在一周内两次刊载征文启事,第一次明确地“征短篇小说”,第二次则说“本馆征求时事、言情及各种小说”;《天铎报》开列的征集范围是:“种类:言情小说、社会小说、短篇小说”,同时还要求“文俗夹写,毋取高深”,以适应大众的阅读。我们将以上特征进行了编码,转化成文化产业的7个构成条件。

  偏好聚合是达成共识的常见形式,在具体政治生活中多与投票、选举联系在一起,其优点是简单实用、成本较低,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多数决原则下少数意见易被忽视,过于注重聚合结果而忽视过程,聚合结果并不必然符合最佳选择,在达成共识的同时容易掩盖深层次矛盾等。总体来看,对于人口年龄结构变动带给劳动力市场的影响,不必过于悲观。

  这些山居诗将山水情趣与修道体验相结合,表现人与自然的亲缘关系,有助于自然美的发现和表现。再次,编写者始终坚持历史观点和美学观点相统一的方法论原则。

现摘录编发部分专著类成果和代表性论文目录。

  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功实践,就在于我们能够真正以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来观照中国的现实与未来。

  相关研究显示,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及其占比在整个预测期内(2015—2035)保持下降趋势。本书为2006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结项成果选介,各篇分别由各项目负责人撰写,介绍了各项目的写作动因、写作背景以及现阶段研究情况等一系列相关情况。

  所谓民众话语权,是指民众在充分了解相关信息的基础上自愿参与公共事务治理,理性表达,合理监督,对公共决策产生实质影响并获得及时反馈的一项基本权利。

  文化产业中的文化产品必须具备工业生产特征(条件3)。第一,阐明历史唯物主义所实现的思维方式变革是呈现其本真精神的方法论前提。

  会议由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宋秀岩主持。

  辞赋多源,它是N个父系与N个母族共同孕育、赋形的“巨胎”。

  提升文化自信的范围、渠道和手段无疑非常广泛,如经济社会发展、自然科学进步、文艺创作繁荣等,都可推动文化发展、提升文化自信,但从作用和影响来说,哲学社会科学对文化自信的影响和提升更直接、更巨大。四、跟踪学科发展前沿,推出一批原创性研究成果北京师范大学韩在柱领衔的“脑神经系统疾病及语言障碍的语言学研究”课题组,从不同角度利用多种方法开展语言障碍的理论和应用研究,开发出汉语障碍的评估系统和汉语脑功能定位的分析方法,建立多套大型数据库,多篇研究成果发表在认知神经科学领域国际顶尖期刊,影响因子总和为,为后续相关研究积累了宝贵资料;北京师范大学刘超领衔的“中国人社会认知的特征:心理与脑科学的整合研究”课题组,从心理学与脑科学整合的角度集中探讨中国人社会认知的特征,采用问卷量表、行为实验、人脑连接网络、群体交互等多种手段,系统研究在中国人社会认知的公平与道德认知过程的心理与脑机制,研究成果发表在《BrainandLanguage》上并被美国知名心理学教科书详细介绍。

  

  国足提前备战2022年世界杯 下个七年你还会等吗?

 
责编:
注册

国足提前备战2022年世界杯 下个七年你还会等吗?

波特指出,企业的每一项生产经营活动都是创造价值的活动,企业的一切互不相同但又互相关联的生产经营活动,形成了创造价值的动态过程,这项动态过程称为价值链。


来源: 凤凰读书

《大宇宙》/陈坤 出品/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5-12/48.00元

地球人,请收好这封太空派对的邀请函!

宇航员、天文学家、陨石猎人、艺术家、科幻作家、音乐人、暴风兵、外星人……他们已从各个地球角落出发,与你共赴宇宙尽头的盛大狂欢!

覆盖报道全球超过22个地区的宇宙幻想,深度访谈记录包括NASA前宇航员焦立中、航天计划尖端学者叶永烜、科幻作家刘慈欣、多领域的前卫艺术家、资深陨石猎人、民用航天推动者、航天城建设者、星战迷等近20位地球居民的太空故事……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关乎人类命运的终极命题:为什么我们要仰望星空?

陈坤出品“行走gogo”重磅改版,年轻视角,先锋思考,一手报道,前卫设计!

【作者简介】

陈坤,创立东申童画、东申九歌,《行走》MOOK、《我们》MOOK出品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国内知名演员,2001年,签约荣信达影视公司;2007年8月成为中国文化艺术界慈善志愿者服务总团慈善宣传大使。2008年加盟银鱼音乐。主要影视作品有《像雾像雨又像风》《金粉世家》《画皮》《建国大业》《龙门飞甲》等,曾多次获得音乐、影视大奖。

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国大使,捐助大爱清尘、关爱老兵、大病医保等民间慈善项目。2010年发起心灵公益项目“行走的力量”,于2013年11月获得奥地利大使馆颁发的“雪绒花”勋章。2011年出版个人随笔集《突然就走到了西藏》,突破30余万册,入选第七届作家富豪榜。

【gogo makers】

出品人 陈坤 费勇

总编 陈坤

执行主编 周赟

编辑顾问 卢燕珊

编辑 徐晴 夏雨池

特约记者 Platinum(东京)

英文编辑 郑牧青 孙名梓

责任编辑 王晨曦

平面设计 Typo_d

【gogo writers(a-z)】

班宇

网络化身“坦克手贝吉塔”的乐评人、文字作者,常居沈阳的出版行业工作者。

Btr

作家、译者、专栏作者、书评人。曾出版有短篇小说集《迷走?神经》等,译有《孤独及其所创造的》(保罗?奥斯特著)等。旅行专栏刊于《名汇》杂志。微信公众号意思意思(petite_mort)

独眼

本名叶扬,建筑评论人,媒体从业者。毕业于清华大学,曾受过五年建筑设计专业训练,做过数年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出版小说《比如,单身》《胖子》《通俗爱情》《在无尽无序的汪洋里,紧挨着你》等。

Darth_Coco,漫画作者,插画师,翻译兼撰稿人。《星球大战》资浅爱好者,501军团的常年亲友,一名预备役绝地。

高雅

城市研究者,毕业于哈佛大学城市规划专业的城市规划师。

Lo

资深撰稿人,现居北京。游走于香港、北京两地的文化传播者,曾经工作于香港《号外》杂志,目前从事文字和影像传输工作。

玛鲨苗酱

玛莎与苗酱的两人制作团队。短片、摄影、撰稿作品见于Lens、《财经》、《私家地理》、《南风窗》等媒体。2015年发布多媒体项目《从黑夜到白天:中国同性恋首次群体出镜》,目前主要参与类型片剧本开发与制作,同时正在完成纪录长片《黑夜王国编年史》。

Ryan

懒人插画师,目前漫画画得比插画多。灵感均来自日常发呆。

水母

文化女青年,笔耕不辍的非文字工作者,三心二意的剧场工作者,冷门文化痴迷者,微信公众号水母小星球通信(jellyfishdiary)

糖匪

独立幻想作家。作品发表在《科幻世界》《上海文学》。代表作《黄色故事》《八月风灯》《面孔》。2013年起,短篇小说陆续被翻译到国外发表,并被收入当年的”美国最佳科幻年选”以及《世界科幻选》。

烟囱

真名彭撼,湖北枝江人,200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现为叙事癖和乞丐出版主编。

赵人秀

大家都叫她cab,创业者,鼓手,18流导演,达摩朋克。住在北京,心在宇宙。

gogo interviewed(a-z):

Alexandra Lethbridge

毕业于布莱顿大学的摄影专业,目前就职于英国摄影杂志Photoworks。作品《陨石猎人》入围2014年法国Aperture Foundation Paris Photo First Photobook奖项,同时也是英国FORMAT International Festival 2015 Clifton Cameras 奖项得主。

陈熹

工作生活于北京。1985年生于武汉。2008年本科毕业于江南大学美术学专业,2012年研究生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专业。现为自由艺术家,作品范畴包括绘画、动画、装置、写作等。

Christine Anderson

美国太空港(Spaceport America)CEO,曾经供职于美国空军超过三十年,担任美国空军菲利普斯研究室航天研究部主任、组建航天飞行器研究部门等。

大垣美穗子

艺术家,1995年在日本爱知大学学习艺术与音乐,1996年在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研习雕塑,2003年成为教授Klaus Rinke的硕士研究生。2015年在日本京都开办个展“永恒的瞬间”。

DZ

本名张锷,1969年生的上海人,中国第一代星战迷,501中国驻防军的第二任指挥官。

Geoffrey Notkin

电视节目主持人、制片人,作家,陨石研究者,音乐人,出版人以及摄影师。他研究的领域包括地质学、天文学、文学、摄影和设计等,还是Aerolite Meteorite公司(向世界各地相关机构及陨石爱好者提供陨石标本收藏、研究)的总裁。代表作品有纪录片《How the Earth Was Made 》(2007),《Meteorite Men》 (2009)。

洪涛

旅游行业从业者,机器人爱好者,星球大战501军团中国驻防军成员(TK60708)R2D2中国制造者俱乐部发起人。正在制作的R2D2基于ROS机器人操作系统,搭载激光雷达、惯导等传感器,实现人脸识别、同步定位与建图及路径规划等功能。并实现与人交流,自主导航 。

焦立中(Leroy Chiao)

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资深航天员、工程师。2018-06-23搭乘“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首次升空;2018-06-23搭乘“奋进”号航天飞机执行STS-72任务并进行舱外活动,成为首名进行太空漫步的华人;2018-06-23,搭乘俄罗斯“联盟号”宇宙飞船升空进驻国际空间站并担任站长。在他15年的航天员生涯中,四度升空,六次太空漫步,太空停留总时数达229天7小时38分5秒,离舱太空行走累计36小时,是在太空一次性停留时间最长的美国宇航员之一。

刘慈欣

高级工程师,首位获得世界科幻文坛最高奖“雨果奖”的亚洲作家,中国科幻文学的最主要代表作家,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自20 世纪 90 年代开始发表科幻作品,曾连续九次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入围“2014 中国好书”。2015 年,凭借长篇小说《三体》成为亚洲首位“雨果奖”获得者。

李剑鸿

噪音及声音艺术家,从1990年代末开始制作音乐,中国大陆实验音乐的先行者,推出近30张个人、合作和合集作品,发行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美国、日本、比利时、俄罗斯、法国和香港等。2004年在参加巴黎“白夜”艺术节上被声音艺术家兹比格涅夫?卡科夫斯基(Zbigniew Karkowski)称为“中国最好的噪音艺术家”。

Scott Loxley

国际星战COS迷组织501军团成员。2013年11月,47岁的他离开墨尔本,扮成电影《星际大战》中的“帝国风暴兵”一角,徒步环行澳洲18个月,为他家乡的墨尔本蒙纳士儿童医院筹得11万澳元善款。每年将有300名儿童在他捐赠的新医疗器械的帮助下得到治疗。

Starlab (Barahat)

电子音乐制作人,生于印度新德里,活跃于世界范围内的Psytrance音乐舞台,足迹遍布美国、葡萄牙、泰国和尼泊尔等地。目前签约于印度首屈一指的音乐厂牌Digital Om Productions。

童发强

80后,陨石爱好者,受父亲影响成为陨石猎人,虽年轻已入行八年。

Tom Eitler

城市土地研究所(ULI)副主席,城市规划师。毕业于弗吉尼亚大学城市规划专业硕士,拥有超过25年的从业经验,专业于城市综合改造,历史保护、交通系统规划等。

韦玮

化身Vavabond的实验音乐人,2006年与李剑鸿组成“迷走神经”音乐组合。

叶永烜(Ip Wing Huen)

天文学家,曾任职于马克斯普朗克高层大气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 für Sonnensystemforschung)、太空计划室首席科学家,现在国立中央大学天文研究所与太空科学研究所任教,并于澳门科技大学出任特聘教授。1982年和法国科学家Daniel Gautier、美国科学家Toby Owen向NASA与ESA提出探测土星系统的计划,即现在的卡西尼-惠更斯号。2009年NASA授予他特殊公共服务荣誉勋章(Exceptional Public Service Medal, EPSM)。小行星18730 (18730 Wingip,叶永烜小行星)临时编号1998 KV7,于2018-06-23由美国洛厄尔天文台近地小行星搜寻计划发现,以叶永恒先生的名字命名。

内容简介

★覆盖报道全球超过22个地区的宇宙幻想,深度访谈记录包括NASA前宇航员焦立中、航天计划尖端学者叶永烜、科幻作家刘慈欣、多领域的前卫艺术家、资深陨石猎人、民用航天推动者、航天城建设者、星战迷等近20位地球居民的太空故事……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关乎人类命运的终极命题:为什么我们要仰望星空?

★陈坤出品“行走gogo”重磅改版,先锋思考,全球视野,一手资料,前卫设计

★引领青年阅读新浪潮,一本耐读、精美、收藏级的时髦杂志书

喜欢仰望星空,因为我们的归途是星辰大海。

人类对宇宙的好奇和探索从古至今不曾停歇。2018-06-23,阿波罗登月成功,将人类的太空梦想正式点燃。从太空竞赛、冷战结束到今天全球瞩目的航天新闻、风靡一时的科幻电影、小说,甚至艺术领域的太空审美,地球人的“太空热”几经沉浮,经久不衰,日益深入流行文化和人类的日常生活。

《大宇宙》从登月时刻开始,多角度、多面向地深度报道、记录、解析当代人的宇宙探索梦想,即有穿行太空的宇航员、天文学家、享誉世界的科幻作家,也有对宇宙抱有强烈好奇并以此为灵感创作的年轻艺术工作者,更有勇敢的陨石猎人、狂热的科幻影迷……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关乎人类命运的终极命题:为什么我们要仰望星空?

【目 录】

【cover story:across the universe】

1969.7.21:登月时刻

1969.7.21: Man on the Moon

焦立中:我们只不过在宇宙开了个小派对

Leroy Chiao: We Just Had a Small Party in the Universe

再见地球!无法返程的旅途

A No Return Journey

叶永烜:人类为什么要走出非洲?

Wing-Huen Ip: Why Do People Go Out of Africa

埃隆?马斯克VS.尼古拉?特斯拉: 跨越一个世纪的火星对话

From Nikola Tesla’s Talking with the Planets to Elon Musk’s Mars Oasis

第二世代太空潮:走出象牙塔

The Trend in the Second Space Age: Walking Out of the Ivory Tower

太空城市-仰望星空的正确方式

Cities Beyond the Universe: The Proper Way to Look Up at the Stars

休斯顿—不只在太空

Houston & Aerospace: Not Only in the Space

Astrodome:复活中的航天遗迹

Astrodome: The Space Remain in Resurrection

酒泉:中国式使命感

Jiuquan & Aerospace: Chinese Sense of Mission

文昌:一剂城市药方

Wenchang & Aerospace: A Dose of Medicine for the City

一场虚实之间的寻找游戏

A Searching Game Between Fact and Fiction

陨石猎人:大地上的星星捕手

Meteorite Hunter: Hunting for a Chance from the Sky

杰夫?诺金:陨石猎人,摇滚明星

Geoff Notkin: Meteorite Hunter, Rock Star

童发强:子承父业的“追星人”

Tong Faqiang: the Career is a Family Gift

卵生宇宙、通天柱与驮地兽

Cosmic Egg, Babel and Beast of Earth Burden

太空声响漫记

Records of Space Music

李剑鸿&韦玮:银河神经唤术士

Li Jianhong & Wei Wei: The Milky Way Neuromancer

印度音乐&starlab:写于印度西岸的妙声往世书

Starlab: Wounderful Sound Puranas

大垣美穗子:身体略大于苍穹宇宙

Mihoko Ogaki: Star Tales

陈熹:制造视觉硬科幻

Chen Xi: To Make Hard Sci-fi Vision

刘慈欣:一个奔向浩瀚无垠的邀请

Liu Cixin: An Invitation from Infinity

与原力同在的骄傲

Be with the Force Forever

澳洲风暴——暴风兵斯考特的徒步环澳征途

Storming Australia: a Storm Trooper’s Adventure

洪涛:R2是我的家庭成员

Hong Tao: My Own R2

DZ:501军团中国驻防军指挥官

DZ: the First Generation of Star War fans in China

科幻电影谱系

The Genealogy of Space Opera

木浆纸科幻的视觉传奇

Fantastic Pulp Sci-fi Magazine Covers

【travel】

游荡博卡拉

Wandering in Pokhara

从北京到博卡拉到Old Blues

Old Blues : Perfect day in Pokhara

【regulars】

Story / 看见鲸鱼座的人

Comic / 时间

Story / 城图纪行

Comic / Ryan’s comic

Fiction / 墓地疯子

精彩试读

《大宇宙》内容摘录:

我想,所有宇航员在太空都有过情绪化的一刻,特别是你的首次任务。泪珠不会在太空飘浮,因为那里没地心吸力。泪水涌满眼睛,你就得擦干。

——《焦立中:我们只不过在宇宙开了个小派对》

当那只雄鹰降落在月球上时,我跟全世界其他人一样,完全词穷了,一句话来都说不出来。我想当时我唯一能说的就是,“哇哦!天啊!”没有什么是不朽的。除了是人,我什么都不是。

——《1969.7.21:登月时刻》

“为什么要找外星人?外星人会很浪漫吗?会和人类拥抱、好好生活吗?”叶永烜以人类历史上文明间冲突可能会产生的毁灭性后果为例,用了一个巧妙的比喻:“贸然寻找外星人的行为,就好像是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就去捅人家的马蜂窝。”

——《叶永烜:人类为什么要走出非洲?》

埃隆的野心甚或使命感,却是可往返的星际大迁徙——他相信,到了2040年,火星已准备好让人类定居。……一世纪的火星殖民工程,需要上百万不同界别的人协助建设,即每年得送走80K+“新移民”,再加上大量物资材料,也许是超级飞船十万次的“星际迷航”。 “我知道这听起来多疯狂,我不认为SpaceX能独力进行。但如果人类希望成为‘多星球’ (Multiplanetary)物种,我们先必须解决如何将百万人送去火星。”

——《埃隆?马斯克VS.尼古拉?特斯拉: 跨越一个世纪的火星对话》

使用火箭代替飞机作为交通工具能让人们从休斯顿到北京只需要花2个小时的时间。未来人们度假的时候也许可以考虑去太空看看,而乘火箭搭载的飞行器去国外参加一次会议可能就像乘坐高铁一样方便可靠。

——《第二世代太空潮:走出象牙塔》

只有休斯顿的小孩才能在成长过程中体会如何驶向太空,那是仰望和探索的视角,那是城市和人类的未来。

——《太空城市-仰望星空的正确方式》

我选择陨石的出发点是:我所得到的东西是否是真实的。把陨石拿在手里的感受是很有趣的,好像把我们中大多数人都不会去的地方握在手里。

——《一场虚实之间的寻找游戏》

他们的征途是真的星辰大海,也是草原、河流、荒漠、冰川。所有这些危险和不确定,似乎也成为这种稀有职业的魅力和吸引力之一。

“想想多么神奇啊!这是一块来自地球之外的碎片,它有几千年、几万年的历史,而我竟然是地球上第一个见到这个天外来客的人!”

“星星就装在上衣口袋中,感觉特别幸福。”

——《陨石猎人:大地上的星星捕手》

人类先民认为世间万物和人一样都有生命,有灵性,也会交合而生育。先人们观察到妇女怀孕,隆起的肚子就像一颗巨大的鸟蛋,妇女生产时流出的羊水,很容易比附成蛋破裂流出的蛋清。同样,宇宙自然也会被想象成产生于一个巨大的“宇宙卵”。

——《卵生宇宙、通天柱与驮地兽》

“音乐不是这颗行星的一部分,它的灵魂是关于快乐的。很多音乐家演奏的是地球上的事,而我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悲伤并且沮丧,可以说是爬向自己的音乐。而人们应该有着去向别处看看的梦想,音乐家不应该被理论、自我或金钱束缚,否则便永远不能真正地进行创造。……土星人告诉我世界将陷入一片混沌中,而我应该做的就是演奏音乐,那时全世界都会开始聆听。”

——《太空声响漫记》

我们会一边想象一边演奏,演出的时候,我们两个就好比是在驾驶着宇宙飞船在太空里旅行,然后遇见一些幽浮或者奇怪的现象,情节慢慢展开。

跟进化论相比,我们更相信自己是外星移民。

——《李剑鸿&韦玮:银河神经唤术士》

以Starlab为名,来自我对宇宙和星星的迷恋。对我来说,音乐里面有一个宇宙,而我是其中的探险家。

——《印度音乐&starlab:写于印度西岸的妙声往世书》

日本人认为人死了以后会成为一颗星星。我一直很憧憬夜空和人死后成为星星的传说。我认为接近死期的老人的身体里蕴涵着七十年份的悲伤与喜悦,我在人体上钻孔的时候,一直在考虑着这些事情。每钻一个孔可能就代表着这个老者的一段生命记忆吧。

——《大垣美穗子:身体略大于苍穹宇宙》

外星生命肯定是有的。但我不认为有外星人。人类最怕孤独,因为人是绝对的社会动物。如果人类的科技到达一定程度就会觉得自己也许在宇宙里也应该有个伙伴。然后去寻找这些同类生命的线索来安抚自己。

——《陈熹:制造视觉硬科幻》

就算真的有三体人,等他到达地球也可能要几百年的时间,在此之前,人群之中传播的信息可能并非恐慌。大刘说,“更大可能是漠不关心。而漠不关心,比恐慌更可怕。根本不考虑以后那么长远的事儿,根本不做任何准备。这也是一个危险。”

——《刘慈欣:一个奔向浩瀚无垠的邀请》

“暴风兵的盔甲不像人们说的那么没用,它救了我的命。”

“春节太忙没有顾得上R2,可是只有好好工作,才能养它。”

“他大概两个月的时候,一天晚上,不睡觉,一直不睡,我就给他哼《帝国进行曲》,他就睡着了。”

——《澳洲风暴——暴风兵斯考特的徒步环澳征途》/《洪涛:R2是我的家庭成员》/《DZ:501军团中国驻防军指挥官》

当科幻电影没有像样的特效,还停留在模型和人偶的阶段,许多插画艺术家已在廉价科幻杂志(pulp sci-fi magazines)的封面上铺开了充满未来感的视觉创作。

——《木浆纸科幻的视觉传奇》

【travel】

我的家乡没必要是我出生的地方,为什么我一定要和自己出生的地方绑在一块?

难道土地会滋养我的根吗?我是棵树吗?对你来说我长得像棵树吗?

得了吧,咱们还是讲讲道理吧!

他们问:你来自哪个国家?我说:尼泊尔!

他们就说:你怎么可能来自尼泊尔?你看起来不像啊!

我生活在尼泊尔,所以我来自尼泊尔。

我出生在哪?我出生在罗马尼亚,一个特美的国家,可牛了!但我更喜欢尼泊尔!

——《从北京到博卡拉到Old Blues》

【regulars】

他把自己和一头幼象关在集装箱大小的玻璃屋。每一面墙上都闪跳着宇宙诞生演化的模拟图像:超新星膨胀、星云形成、无数星际尘埃、第二代恒星形成、气态行星形成、行星群围绕着双恒星公转着、在某一刻停下自转的死星沦为一半冻土一半焦灼的地狱、大气稀薄的星球上所有的湖面在沸腾。高速快进,不断循环。远超出人类计算度量的时间与空间在那一刻塌缩成这间集装箱大小的玻璃屋。

一头象和一个人的宇宙。

——小说《看见鲸鱼座的人》,作者糖匪

“这是献祭。”他指着墙上表示巫族纪年的一个菱形,说,“每条线是一年,4年为一轮,每过一轮,要到巫墙内枯坐一个时辰,而每个巫族人在16岁时将到巫墙内许愿,定下终生献祭的禁条以及由此得到的报偿。”

“交出一种能力,换回另外一种?”

“有时是能力,有时是实现愿望。”

“你选了哪一种?”

——小说《城图纪行》,作者独眼

我是不是真的?也就是说,我是不是真实的存在?如果我是真实的存在,我怎么可能打开一扇墙上画的假门就逃了出来呢?

——虚构《墓地疯子》,作者btr

[责任编辑:魏冰心]

标签: 陈坤 杂志书 宇宙 科幻 刘慈欣 行走gogo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西餐厅 班仁乡 巴格艾日克乡 武术协会 薄板分厂
白云镇 北京华侨城南站 八步口胡同 北区 传媒大学